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永刚的博客

我们相信市场,相信基于私人产权下的自由交易是个人自由和社会繁荣的基础和保障。

 
 
 

日志

 
 
关于我

【珠海平安会计服务有限公司】是横琴新区本土唯一拥有代理记账许可证的专业化正规公司,可为来横琴新区注册的企业提供设立登记、变更、增资、年审、审批许可、高新技术认证、版权登记、公司秘书、会计记账、报税等全方位服务。咨询请致电:400-018-3326 15018198993

网易考拉推荐
 
 

机关幼儿园巨额补贴 我们因何而愤怒  

2012-01-12 11:2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民办幼儿园收费不断上涨,媒体报道其学杂费用甚至高过大学学费,令到广大家长叫苦不断。在此情况下,广州市机关幼儿园每年均享受到政府的巨额补贴这消息更是刺激家长和媒体敏感的神经。

 

据报道,能获得政府巨额补贴的十间机关幼儿园前三年的补贴数额分别为20094802.02万元,20105115.97万元,20115754.44万元。而在媒体和公众的不断炮轰下,今年的政府预算补贴金额继续上涨为7524.21万元。

 

纵观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和评论,着眼点均在“不公”身上。比如华南理工大学的周云教授评论到:“教育事业利国利民,投入再多也不过分。……(但)学前教育资源应当均衡化。至于如何均衡化,我倒是不赞成“损有余而补不足”,既然机关幼儿园的高投入保证了高质量,那就应当把这个投入当成一个标杆,让其他幼儿园“见贤思齐”。”而南方民间智库成员南方浪则在微博上向广州市教育局长发问“2012的梦想,孩子能公平享受政府提供的阳光教育吗?我孩子的幼儿园也想象机关幼儿园一样享受财政补贴,广州的孩子能享受平等教育资源的权力吗?”而今年又有人大代表呼吁广州应该实施高中三年义务教育,“以广州市现在的经济实力能够负担得起这些费用。”

 

以上这些言论都有一个共同点:呼吁政府应该怎样花钱,但钱从何来却从来不曾提及。特别是,当这些人指导政府花钱的时候,是否有考虑过负责出钱埋单的纳税人的意见和感受呢?这些言论,看似慷慨激昂,看似忧国忧民,在我看来实质上只不过是强盗内部由于分赃不均而产生内哄的一场闹剧。

 

对,要纳税人每年花费数千万为公务员的子女提供优质的幼儿教育服务的确令人激愤。但我们之所以反对政府巨额补贴机关幼儿园,这是基于补贴的款项是全部来自对纳税人征收的税款,我们的激愤是基于税收是建立在强迫而非自愿之上。我们不应该是仅仅追问这些税款为何只是用在公务员子女的身上。强制之下没自由,纳税人被抢劫的钱财到底是用于官员子女身上和用在普通人子女身上对于被抢劫者即纳税人来说并没有区别。被官员的子女强奸和被平民的子女强奸,难道对于受害人来说有区别?

 

“我孩子的幼儿园也想象机关幼儿园一样享受财政补贴,广州的孩子能享受平等教育资源的权力吗?”看看这些民贼的言论,他们所愤怒的不是政府对民众财产权普遍的侵犯,他们所愤怒的仅仅是因为他们自己不能加入到分赃的行列中去。他们所要求的公平,是公平地参与分赃的过程。“为什么官员的孩子能够享受财政补贴而我的孩子不能?”这叫阳光教育?这叫强盗教育!这叫公平享受教育资源?这就是强盗的逻辑。这些人就是民贼!在他们看来,抢劫不是罪,分赃不均是大罪。

 

周云教授认为就算在世界上最市场化的国家,都把教育当成公共产品。但如果是论证“教育”是一种应该由政府负责为民众提供的公共品,那么周教授应该提出的有力论据是“教育”符合公共品的特征而非把“世界上最市场化的国家都把教育视为公共品”作为论据。“公共品”最基本的特征就是“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即一人之享用不会影响他人享用同样的商品和服务,而且也不能排除某一人加入到享用此商品和服务的行列中。很明显,如果“教育”真的是具有“非竞争性”的“公共品”,那么还会有高价学位房和天价择校费存在的空间吗?这些学位房和择校费均明确地告诉大家:优质的教育资源是高度稀缺的,所以是要竞争的,学位房、择校费、找条子、走后门这些都是竞争的手段。

 

一种商品和服务是否属于公共品,在经济学上是有明确而严格的定义,并不是由于某个国家视为或者多数人都需要就可以将它称为公共品。这样严格定义的意义在于,在非公共品的行业中,经济学家已经充分论证了市场制度能比政府更能为我们提供我们需要的优质而廉价的商品和服务。即由于教育服务并非是公共品,所以必须要由政府负责为民众教育服务提供的观点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以“家家户户都有人要读书,人人都会读到义务教育阶段”作为支持政府负责提供免费基础教育的论据也并不充分。因为就算每个家庭都有人需要接受教育,那么最好的安排是由每个家庭负责各自孩子的教育。除非是认为教育是政府实施再分配的其中一个手段——穷人的孩子也需要教育服务。不否认穷人在为自己的孩子规划教育的时候会受到家庭条件的制约(但事实上谁会不受制约呢?连李嘉诚也不能将他心爱的孙子送到火星大学接受外星人的高等教育),但这并不能成为支持全面免费教育的理由,因为我们只需要帮助穷人的孩子就可以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要我出钱补贴穷人孩子的教育费用的时候,请以道理说服我,而非用权力强迫我,这是一个文明社会最基本的要求,这要求并不过分吧?厦门浪的微博签名为“每个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恐惧是公民的权利!”那么请问一句:纳税人是否同样有免于恐惧被人以高尚的理由而剥夺财富的自由?

 

媒体连续多年抨击广州市政府巨额补贴机关幼儿园的原因是什么?他们不是愤怒于政府对纳税人财产权普遍的侵犯,而是愤怒于自己的孩子不能获得补贴。简单来说,他们只是犯了一种病:红眼病!纳税人的财产权何时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重视?财产权这是最重要的人权!而且是其他人权的基础和保证。香港的公益广告教导我们,遇到坏人的时候要知道说“唔好”,那么当我们纳税人在面对这些公开抢劫的时候,也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见。政府要实施免费教育?NO!政府要补贴幼儿园营运?NO

 

刚仔

2012-1-12

  评论这张
 
阅读(6991)|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